最新訊息
11月17日晚間18:50 代號:梅爾維爾 世界首映,導演奧利維耶波雷將訪台與觀眾見面

時間:2008.11.15(六)14:00

地點:新光影城3廳

主講人:亞歷山大佩特洛夫【老人與海】【初戀】【狂人之夢】

 

亞歷山大佩特洛夫(以下簡稱亞):「各位觀眾好,很高興今天來到這裡,也很高興有這麼多愛好動畫的朋友參加這場講座,我本身的創作風格是以油畫動畫為主,等一下我會講述自己工作的過程,如果大家在過程中有什麼問題的話,可以在我講完後發問,謝謝。」

 

「我自己並不習慣用比較抽象或哲理性的口吻,去敘述自己的工作。所以我會用一些比較具體的語言來告訴大家。」

 

「那我的工作是需要在工作室,需要染料,需要一些工作材料,等一下播放的影片當中,會出現我的工作方式。一開始先請簡短介紹一下我自己,也會簡單播放我的動畫,可能在場很多人昨天已經看過。」

 

「我的本行是畫家,一開始我是負責藝術指導的工作。協助其他導演完成他們想要呈現的動畫片,在之前我以動畫製片的身分,總共作了十部影片。」

 

「我認為先前的工作經驗,對我而言是非常珍貴的。因為我認識了非常多的傑出同儕,也吸取了很多經驗,藉此能夠得知,什麼才是我所最為需要的風格。了解動畫的人都知道,在創作過程中,必須要投注非常多的心力,那因為我之前在藝術方面比較有研究,不過我在油畫、水彩畫融入動畫的方式,再先前跟其他導演合作時,就已經使用過了。」

 

「所以我相信人的雙手是萬能的,所做出來的動畫,也是一定可以包羅萬象的。我曾到莫斯科的高等藝術學院唸書,在那短短的兩年之中,我認識了非常多傑出的導演。對我來講,所認識的導演中,有兩位導演令我印象特別深刻,而在他們的指導之下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」

 

「在莫斯科唸書的時候,我就開始在思考,要以什麼樣的題材才能做出突破。我一開始選擇了安德烈普拉托諾夫的經典小說〈母牛〉作為我的創作來源,而做了一部這樣的短片,之後我的思想更成熟了,而開始使用玻璃油畫的方式,去完成我之後的每一部動畫。」

 

「到後來,油畫對我而言,我覺得是最適合動畫的一種方式。透過油畫,你可以得知環境的氛圍,以及人物的心境。我認為像一些動畫的呈現方式,例如說黏土,可能還無法完整表達我心目中的動畫,所以我選擇了使用玻璃油畫。」

 

「由於我選用的故事題材皆是來自於經典小說,像是海明威的〈老人與海〉,杜斯妥也夫斯基的〈狂人之夢〉。我認為這樣的古典的文學名作,是應該用油畫的方式去呈現的,我有朋友是個波蘭導演,他也喜歡改編文學的創作,不過他的方向是比較不一樣的。他是先用手繪的方式,但是他使用的方法跟我是完全不一樣的,他先用石膏粉舖在畫面上,然後將那些石膏粉染成黑色,再用白色的石灰灑在已經完成的畫面上,用此來表達他所表達的動畫。」

 

「我的工作方式是以手繪為主,而且我們主要是邊做邊拍的,先前完全不能預測說,做出來的作品究竟會是成功還是失敗的。所以對我們來說會是一種冒險,不過在冒險的過程中,可以激發我們更多的機智。以上就是我的引言,接下來我會播放影片,跟大家一起來討論。」

 

「這段影片是多年前在莫斯科拍攝的,所以不是相當地好,請各位多多見諒囉。」

 

「在影片中,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的工作方式。我們整個作品的結構,其背後的選材最重視是否能順暢,我選擇的是在玻璃的背面作畫,並且將燈光放在玻璃的上方,我在玻璃板上工作,幾乎所有的畫都是在這張玻璃板上完成的,而我們這樣的動畫非常耗時,通常我們要花上一個小時,數小時,甚至一天的時間,才有可能完成一個背景,或是一秒的畫作。」

 

「我選擇的油畫材料是比較特殊的,是比較偏向於透明的油畫色彩。我主要選擇的顏色只有五六種,畫面完成後我們就會用攝影機來拍攝,通常我們會拍兩次或是三次,好讓我們之後可以來做一些音效輔助的成果。所以在製作過程中,需要一些機智,必須要知道自己的每一張動畫,是否能讓劇情連貫,並且做出最好的效果。」

 

「各位可以看到,『大』的部分並沒有變動很多,我們是先做背景的部分,再來修飾一些比較細緻的動作。所以整體來說,一些背景像是暗處或是水面,我們都還會再額外做一些變化。做第一篇動畫時,只有最後一兩張圖片才能留下,也就是說,只有影片才能將我的心血保留下來。」

 

「所以我現在改成比較狡猾的方法,後來不用玻璃板作畫,而改用比較便宜的塑膠板,這樣不用將先前的作畫擦掉,再繼續重畫。我想各位朋友非常了解,我的工作是非常漫長的,比較沒有辦法在簡短時間內完成,所以我一天之內所能完成的,只有動畫裡面的一秒,或是兩秒。」

 

「先前我都是一個人獨立作業,所以我的工作流程非常之緩慢。不過到了後來,尤其是【初戀】,我已經擁有了一整個製作團隊了。影片上大家所看到的,就是我們的前置作業,而那是一個我非常重要的親戚,是我的岳父。我兒子曾與我的岳父一起讀過〈老人與海〉,所以在這部作品裡面,我的兒子對〈老人與海〉這部動畫的貢獻相當大,他用攝影機幫我拍攝動作做參考。」

 

「之前我本來沒有留鬍子,但後來為了影片,而留出像是San Diego的鬍子。剛剛所提到的San Diego也是大力士,我們也找來了一位加拿大人,做出比腕力的動作。」

 

「基本上在動畫當中,也是很需要一些細膩的肢體動作或表情,來表達出人物的感情。有時候我會採用這樣的方式,因為可以更細膩,也能夠更清楚的表達出人物的特性。之前有說過我無法保存所有的畫面,所以我在處理人物特性時會格外注意,讓我能夠時時刻刻地記住這個人物的特質是什麼。」

 

「【老人與海】當中另一個主角,便是海洋。事實上,如果背景是在一個封閉空間,或是在一片樹林的話會比較好控制,但如果背景是在海洋的話,相對地困難度是非常高的。在畫【老人與海】之前,我們完全沒有想到,光是這片海洋就花了我們非常多的心力,所以我們要花很多畫,用層層疊覆的方式來呈現海浪。在製作這部動畫,我改變了我的工作方式,之前我只有一個工作台,為了這部影片我們設計了一個電動工作台,讓玻璃的畫面能夠移動,好能夠製造出天空與海面那種細微的變化。」

 

「同樣地,船跟魚的部分,我們也用黏土來做了模型。我們不停地嘗試各種角度來移動船跟魚,以表現出魚與老人的搏鬥,以及水面的變化,有了這樣的感覺之後,我們才開始將這樣的概念畫在版面上。」

 

「我甚至把船的模型,放在籃球上面,讓它移動,製造出船在水面上的搖晃。之後畫出來的感覺就會比較自然了。從這部片開始,我跟我的兒子一起工作,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他是否過於年輕,沒有辦法進入狀況,但合作後我發現他非常地有天份,而且他的藝術才能很高。所以他其實幫了我很多忙,也在我的動畫裡頭,表現了非常精準的長才。」

 

「在工作的過程當中,我跟我的兒子是採取換班的方式。工作幾個小時之後就換他幫忙我,但其實拍攝過程中,最辛苦的是我們的攝影師,因為他幾乎都無法休息。我們花很多時間,才能夠發現哪些畫面是可以更複雜,更有震撼力的。儘管我們在拍攝【老人與海】時,已經有較好的設備與充分的經驗,但是我們仍然花費了兩年多的時間完成這部動畫。」

 

「另外,就是很高興這部影片可以得到奧斯卡獎。當天我穿著西裝來到頒獎典禮的現場,我整個人其實在一個很驚嚇的狀況之下,不知道說什麼,僅用了幾個我所知道的英文字彙,將我的喜悅表達出來。對我而言,那真的是非常興奮的一刻。」

 

「其實我想讓大家看到更多影片的,只是網路傳輸比較不完整。這點要跟大家致歉,最後我想跟大家提到的是我的【摯愛】這部影片,已經有了工作團隊。這片跟先前比較不一樣的地方,就是我們沒有用攝影師,而是用數位的動畫去呈現,也比較節省心力。」

 

「因為拍攝的方式是跟以前很不一樣的,所以在拍攝之前,我先跟我的製作團隊先做妥協,將我們的製作流程先擬定以後,再做討論商量。在拍攝動畫之前,我們找了很多動畫學院的學生,他們很有天份,不過我們還是需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培訓他們,跟他們解釋我們的動畫精神是什麼。」

 

主持人:「接下來我們開始發問問題,因為時間有限,請大家的問題簡單扼要一些。」

 

觀眾1:「請問導演,在動畫裡面很常出現「牛」這種動物,是有什麼代表涵意嗎?」

 

亞:「我本身不是象徵主義者,所以其實在我創作當中,裡面的動物都不是有太多涵意的。不過對於小孩來說,這些動物是很親切的。所以我希望動畫最終呈現給大家看的時候,不僅僅是大人能夠喜歡,小孩在看的時候也能夠看得懂,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 

觀眾2:「導演您好,想請問動畫的經費是怎麼來的呢?」

 

亞:「以前所有的動畫都是由政府補助的,所以大家看到的【母牛】、【狂人之夢】、【美人魚】都是由政府補助的,【老人與海】是在加拿大拍的,是那邊的投資者出資的,至於最後的【初戀】,一半是由政府補助,另一半是由俄國的第一電視台補助的。」

 

觀眾3:「導演您好,我想問說作畫的玻璃上,是有分層的嗎?另外是怎麼克服反光的問題呢?」

 

亞:「要看整個畫面所要表達的東西,像【老人與海】我就用了非常多的玻璃,因為我需要非常多的玻璃來呈現天空、海洋、船以及魚。或者說我要用到一些特別的感覺,像是空氣,才會用到很多玻璃,除此之外,我通常用一張玻璃就夠了。還有像是一些比較複雜的層次,像是有燈光的窗口,因為要表達出『光』的感覺,所以處理上是比較困難的。」

 

主持人:「因為時間上的問題,我們只能開放最後一個問題。待會,會有導演再外面幫大家簽名或是合照。」

 

觀眾4:「導演您好,剛才在影片裡面有看到導演與兒子一起合作【初戀】這部動畫,想請問導演是不是通常都先讓這些年輕創作者,先來畫背景之類的,主要的Screen部分,還是由導演自己來執行。」

 

亞:「我在自己的動畫當中,還是最主要的人物,由我來決定動畫的主要風格,以及我想要的是什麼。現在我們有好幾個工作台,但還是由我來將背景畫出來,以及將主要人物的設定描繪出來,通常我會讓我的兒子協助我,因為他比較了解我的創作風格,也能夠完整地幫助我表達我想要的。至於工作團隊其他的年輕畫家,也是我先訂立一個風格之後,再請他們幫忙我,將一些細緻的部分給畫出來。雖然他們非常傑出,但他們因為太過年輕,對於動畫方面還不是非常了解,也因此,對於人物的典型,我還是會先草創個大概,再請他們幫忙我畫出來。之後畫完之後,再上顏料的時候,我們是以電腦來執行的,每個部分畫完之後,用電腦將每一層合併起來。」

 

主持人:「今天的講堂到這裡結束,謝謝大家的到來。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2008金馬國際影片觀摩展

TGHFF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ya
  • 謝謝用心的金馬工作團隊,
    雖然沒機會看亞歷山大佩特洛夫先生用來介紹工作的影片,
    但詳細的講堂記錄還是讓我對導演與其動畫有更深的了解。
    謝謝。
  • alterego
  • 真的要感謝超用心的金馬團隊!
    用超快的速度公佈詳細的講堂記錄

    也超推亞歷山大佩特洛夫的動畫&真誠~
  • Han
  • 你真的很用心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